欢迎您访问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兖州院区!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媒体医院 > 媒体医院 >

【齐鲁晚报】济医附院兖州院区,这四对“夫妻档”的“医路”历程让人敬佩

发布时间:2019-08-19 11:35?来源: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兖州院区?浏览:

工作时是同事,回到家是夫妻,他们之间近在咫尺,却因分工不同难得相聚,即便周末能坐下来聊聊,话题也都围绕着医院和患者。他们把青春、把爱情,把家庭、把人生,全都奉献给了医院。他们说,有爱人的地方,就是家,他们也一直把医院当成了家。工作中相互扶持,生活中相互体谅,为同一个梦想,同一个事业而努力工作着。在“中国医师节”到来之际,让我们走近他们,一起聆听他们之间“最浪漫的事”。

白淑坤和黄永芝——

因工作相识,至今坚守临床一线

在济医附院兖州院区,有不少医生夫妻档67岁的胸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白淑坤,和68岁的中医科副主任医师黄永芝就是其中一对。他们俩在医院相识相知,共同成长,一起变老。如今,老两口依然坚持在一线工作。黄永芝每周坐诊5天,白淑坤一周出诊一天,病房查房4天。对于他们来说,能让更多的患者康复,是他们共同的心愿。

坚持每周坐诊

和患者交朋友

60岁那年,胸泌尿外科副主任医师白淑坤退休后返聘在科室出诊,带教年轻医生,指导疑难手术,一直坚持到今天。

每周一是白淑坤出门诊的日子,诊室外已有不少患者等待。对待每一位前来就诊的患者,白淑坤的脸上总是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并耐心细致地解答每一位患者的疑问。“当医生其实也是交朋友,你的病友越来越多,他们越来越信任你,这是一种成就感,也是医生最大的幸福。”如今67岁的白淑坤耳聪目明,思维敏捷。他表示,退休后在临床一线工作的这些年,虽然年龄越来越大,但一直精神充实,脑力灵活,不但可以为更多的患者解除病痛,也是对抗衰老的最好方法。

与白淑坤相比,68岁的黄永芝走路步伐稳健,说起话来语气温和,身子骨十分硬朗。在中医科工作了42年,黄永芝对于消化道、内分泌、呼吸道以及妇科疾病都非常熟悉,她特别善于与人沟通,能按照病情给患者最精准的诊疗。我小时候在农村长大,能理解农村患者的想法,治病花钱能省一点是一点。黄永芝说,治病救人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患者的信任。而善用便宜、管用、小药的习惯,她也一直延续至今。

42年来,医院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对于我们而言,甚至比家人还要熟悉。要是不让我坐诊看病了,我真舍不得。黄永芝说,自己最喜欢的就是给人看病,只要把患者治好,她就很开心很幸福,心情就好。

42年的夫妻档

相互扶持、琴瑟和鸣

有时候白淑坤和老伴儿黄永芝聊天,也会谈谈退休的事儿,“你都68岁了,打算什么时候退休啊?而黄永芝则说:你要上班,我就陪着你。

工作42年,也是老两口相识42年。我们是在同一年来到医院的,我来医院进修,他正好在医院实习,经人介绍便认识了。黄永芝说,两个人都做医务工作,很快就熟悉起来。1978年腊月结了婚,住进了医院宿舍。一转眼已经是40多年过去,他们也从小年轻变成了老两口。

工作中相识,生活中扶持。“他在外科工作,一做起手术来经常错过吃晚饭,以前在老院区也方便,我基本上都是晚上做好饭给他送去,等着他一起下班回家。”黄永芝说,赶上白淑坤不上班休息的日子,他就会把家里收拾利落,做一顿可口的饭菜等自己下班。“结婚这么多年,这个‘小家’谈不上谁付出得多与少,无论谁有空在家,就多做点家务事。”白淑坤说。

“长时间耳濡目染,儿子也当了医生,像我们当年一样,白班、夜班、加班连轴转。”黄永芝说,孩子大了,自己和老伴儿也退休了,忙忙碌碌大半辈子却一点不愿闲着,退休被返聘回院里工作,自己和老伴儿别提多开心了。

即将迎来“金婚”,回顾两个人这些年的工作和生活经历,他们都觉得特别满足。他们一起经历风华正茂,一起走到白头,但两个人对生活与工作的热爱,从来没有改变。

黄瑞鹏和张敏——

同为科主任,肩上多了份责任与担当

从同窗到同事,济医附院兖州院区妇科主任张敏和创伤外科主任黄瑞鹏,已经携手走过27个年头。同是医生,又同是科室主任,即使有时在手术室外碰面,也顾不上说话,他们在忙碌的同时,又多了一份责任和担当。

有时一天做6台手术

最高兴的是患者康复

13日,一连做了两台手术,张敏终于能坐下喘口气,眼看着到了中午,午饭就在手术室的休息区解决。匆匆吃完,休息不了几分钟,下午的手术又要开始了。中午1点半,丈夫黄瑞鹏也换好衣服进来,下午他也要操刀手术。

同是科室主任,张敏和黄瑞鹏在手术室碰面的几率比较高,带着口罩、穿着手术服,夫妻俩往往只交流下眼神,没有过多的语言,然后各忙各的。“有一次一天内做了6台手术。张敏是妇科主任,相对丈夫的科室来说,手术比较多,一天下来,累得一句话都不想说。家务活都是他做,女儿从小也都是他管。看着丈夫,张敏眼睛里都是知足和幸福。

1992年入职以来,夫妻俩诊疗的患者无数,操刀的手术也数不清,但让黄瑞鹏记忆最深刻的,还是自己首次独立完成的一台高龄患者手术。入职多年,同事们一起合作完成的手术较多,高龄的患者比较少。而医疗技术发展到今天,90多岁的患者做手术,已经不新鲜。

张敏坦言,医生是个神圣的职业,看着患者康复,不再遭受病痛折磨,他们打心里替患者高兴。

27年坚持每天查房

想带妻子旅游解压

从同窗到同事,在一家医院共事近30年,丈夫每天早上雷打不动参与查房,最让张敏敬佩。休息日时,也是早起先到病房查房,然后再回家,从没睡过一个懒觉。这么多年,只有大年初一早上在家。张敏笑着说。

“查房可以和每位患者面对面交流,掌握他们的病情变化,做诊疗方案时,心里更有数。”黄瑞鹏说,年轻时跟着查房可以多学习诊疗方式、方法,如今自己担任科室主任,更应该做好表率。

父母每天忙忙碌碌,唯一的女儿曾十分不满,今天在这家吃饭,明天在那家玩耍,她甚至觉得父母都不爱自己。如今,已经读研究生的女儿,早就理解了父母的辛苦。去年女儿到宁夏上学时,夫妻俩一起陪同去了学校,顺便旅游放松了一下。

女儿的专业是英语翻译,夫妻俩有心理准备,毕业后女儿不回家就业的可能性更大。“虽然就这一个女儿,但从没想过一定要让她回来。”黄瑞鹏和张敏都很支持女儿的想法。不仅如此,夫妻俩也已经打算好,女儿不在家,两人有更多的自由支配时间,到时候只要有时间,黄瑞鹏就会带着妻子,一起出去旅游,看祖国大好河山,放松、解压。

熊齐和党辉辉——

互相体谅支持,忙碌中寻找幸福

一样的白大褂,一样温和的眼神,在济医附院兖州院区,重症监护室主治医师熊齐和产科主治医师党辉辉是一对青年医生夫妻档。他们的生活中没有鲜花、浪漫,而是每天与疾病相伴,与时间赛跑。正因为有另一半的陪伴和理解,工作遇到委屈时,他们相互安慰苦中作乐,成为医院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相互支持和包容

就是最浪漫的事

“那天我们俩一起出门来医院,我上24小时的班,她也是。说起刚刚过去的七夕节,熊齐笑着说,其实我们平时基本不过情人节、纪念日,没有这个概念,更没有这个时间。

作为重症监护室的主治医师,熊齐平时工作很忙,每周两天24小时值班,夫妻两人有时三天见不着面也是常有的事。七夕节当日,熊齐忙完已经是晚上7点左右了。担心妻子手术还没结束,便特意定了份外卖送到她的科室。繁忙的一天这就算过去了,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多特别。

“虽然我也是医生,但是刚结婚那会也很不理解,为什么他会忙到连情人节、我生日这种日子都不记得,有时候还会偷偷生闷气。”党辉辉说,而现在,她自己一忙起来会忘记结婚纪念日、自己生日。“大概是因为医生这个职业比较特殊,只要患者需要,就得从早忙到晚。”

从熊齐所在三楼重症监护室坐电梯上四楼,就是党辉辉所在的产科病区。虽然两人工作区仅隔了一层楼的距离,但因工作忙碌,基本上见不着面。有时即使擦身而过,两人也忙得连眼神交流的时间都没有。“工作时,我们不像情侣,更像是普通的同事。”党辉辉笑着说。理解彼此的忙碌和辛劳,相互支持、彼此包容,是他们能给对方做的“最浪漫的事”。

默契无间、互相慰藉

繁忙工作中很甜蜜

工作中是默契无间的同事,在生活中是互相扶持的爱人,正是两个人的相互陪伴,让辛苦繁重的工作也似乎变得轻松起来。

前不久,熊齐收治了一位60多岁的车祸患者,入院时老人脾破裂,多发性骨折。面对高昂的医药费,患者家属打起了退堂鼓只要患者还有一丝生存的希望,我就不会放弃。为了说服患者家属,熊齐一连五天不停地打电话给家属说明患者情况,希望他们能继续治疗。

“医生是一个良心活儿,我们不能眼睁睁地放弃任何一个患者,在这件事上,我支持他。”党辉辉说。正是因为丈夫熊齐的坚持,感动了患者家属,终于同意继续治疗。如今,老人已经平安出院。

除了在病房查房,党辉辉还会去门诊坐诊。门诊中,有个别患者家属因为焦急常常会带着情绪,就会朝医护人员发脾气。“有不少家属在做产检时,自己觉得没必要就不愿意做某一项检查,当我们耐心劝说时,就大声斥责我们胡乱收费。”工作中受到委屈,党辉辉就会向熊齐“吐槽”。而对于妻子的“吐槽”,熊齐特别理解,这让他可以更好地安慰妻子。正是因为有熊齐的陪伴和安慰,让党辉辉的压力减轻了许多;爱人的陪伴,也让熊齐在工作时感受到独特的幸福和甜蜜。

作为长年奋斗在岗位第一线的医务工作者,党辉辉觉得自己和丈夫的付出不算什么,唯一比较内疚的是对自己的家人。“医院里像我们这样的‘夫妻档’还有很多。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就像时钟上的秒针一样一刻不停地运转,不能掉链子,要比别人付出更多。”

赵新友和陆士成——

最浪漫的事,和她一起救死扶伤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关节外科医生赵新友和内分泌科医生陆士成,是济医附院兖州院区的一对高层次人才夫妻档2009年,硕士研究生毕业后,陆士成跟随男友赵新友来到兖州这座陌生的城市,又爱上这座城市。十余年中,夫妻俩用仁心、用医术,共同护佑着患者的健康。

三天两夜见不着面

回家讨论的还是工作

“大爷,回家注意控制饮食,不能吃的不要再吃了。”13日上午,内分泌科护士站旁,看到一位糖尿病患者提着东西往外走,陆士成赶紧嘱咐两句。

此时,丈夫赵新友刚做完手术,换好白大褂,出现在妻子面前。因为接受采访,夫妻俩有了短暂的相聚。“同在一家医院上班,他是刚下24小时的班,我刚开始上24小时的班,明天他又该上白班,也就是说,我们俩从昨天早上开始,再见面,得等到明天晚上,三天两夜。陆士成算了算,可这一算,她不禁惊呼,也有些心酸。

虽然当天早上是下24小时的班,但赵新友并非到点就走。有手术就得做完,没有的话也得看看病历。赵新友是关节外科医生,这两年科室重点发展微创手术治疗,尤其是腔镜外科手术,对患者创伤小、恢复快,缩短患者住院时间。

医院为了培养年轻医生,2013年和2018年,赵新友两次被派往北京大学第三临床医学院进修。进修结束后,他带回了先进的诊疗手段。比如,医院以前只能进行膝关节手术,现在肩关节和肘关节手术都可以。有位患者,肘关节只能弯曲90度,吃饭、梳头都无法做到,经过手术,前几天来复查,恢复得很好。这种时候,赵新友就非常自豪。

给患者做关节外科手术,尤其是老年患者,需要先治疗糖尿病、血糖等,夫妻俩的工作内容有交叉,在家时交流的也比较多。对于选择医生职业,夫妻俩都是奔着救死扶伤,而两人最浪漫的事,也是共同救死扶伤。“鲜花、掌声都不重要,患者的一句反馈,就足够了。”陆士成说。

毕业后毅然回乡

错时上班照顾孩子

赵新友和陆士成都是硕士研究生,在整个医院都是学历比较高的。陆士成上大五时参加社会实践,认识了在济南读研一的赵新友。本科毕业后,陆士成去广东读研究生,两人开始艰辛的异地恋。这一坚持就是三年。

2008年,赵新友临近毕业时,导师给他介绍了一份在济南的工作,但和女朋友一商量,两人一致决定,回家!一年后,陆士成毕业,也来到了赵新友就业的医院。大城市不缺人才,我们想着回家,给家乡人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自小体弱多病,赵新友从初中就确定了学医的决心,帮更多人缓解痛苦。

夫妻俩三天两头不见面,或许有人会疑问,为什么不调成一致的上班时间?“这也是我们专门调整的,都是为了孩子。”陆士成说,儿子今年7岁,工作忙,夫妻俩陪孩子的时间不富裕。调成不一致的上班时间后,尤其是周末时,夫妻俩一人周六坐诊,一人周日坐诊,如此一来,就能保证有一人带孩子出去玩。

至今,陆士成已经在医院工作了10年,这名济南来的媳妇,也成了济宁人、兖州人。十年里,她见证了兖州的发展变化,见证了兖州人民医院到济医附院兖州院区的腾飞。未来,她还将继续与丈夫携手,共同提升诊疗技术,提升看病治病能力,护佑这一方乡亲的健康。

医院概况 | 科室介绍 | 专家介绍 | 人力资源 | 服务指南
© 2013-2019 济宁医学院附属医院兖州院区 版权所有
地址:济宁市兖州区建设西路99号 电话:0537-3412259 网址:www.yzph.org
鲁ICP备16028690号

鲁公网安备37088202000043号